分类
交易信号

拒絕化石燃料投資

「富人花錢逃避地球暖化、飢餓和衝突,受苦的是世界上剩下的人。」──聯合國人權理事會極端貧困與人權問題特別報告員艾爾斯頓(Philip Alston)[3]

低碳生活部落格

綜觀國際當前的氣候行動,可以發現 拒絕化石燃料投資 校園撤資行為已在許多知名大學裡陸續發生,統計下來,已經有148所大學進行全面或部分撤資,告別財務支持化石燃料產業的時代。舉例而言,美國加州大學(University of California)的所有系統分校,已公然宣稱不再投資於燃煤與油砂產業,當中也包括了學校將其資金轉投資於對抗氣候變遷的相關計畫。在歐洲,一手用心打造「綠色校園2020目標」的哥本哈根大學(University of Copenhagen),更是將全數校務基金從化石燃料產業裡撤除,讓校園在實體環境和投資上,都符合永續的概念。而位於澳洲的昆士蘭科技大學(Queensland University of 拒絕化石燃料投資 Technology),也在官網上掛著一份明確的聲明,闡述校方已跟金融單位合作把投資組合做調整。其他校園撤資的成功案例還包含 但不限於以下名校:

化石燃料的喪鐘響起了,全球金融界逐漸撤資燃煤

2020年1月於瑞士達佛斯所舉辦的世界經濟論壇,綠色和平全球執行長珍妮佛·摩根(Jennifer Morgan,圖中左三)出席表達環境訴求。

2020年1月於瑞士達佛斯所舉辦的世界經濟論壇,綠色和平全球執行長珍妮佛·摩根(Jennifer Morgan,圖中左三)出席表達環境訴求。 © World Economic Forum / FELIX LEDRU

2019一整年,氣候變遷已在全球造成失控的洪水、野火,和難以忍受的熱浪。到目前為止,全球平均氣溫增加了攝氏0.8度。[1] 2020年1月21日,在瑞士達佛斯(Davos)舉辦的世界經濟論壇 (World Economic Forum)中,來自世界各地的銀行與退休基金執行長共聚一堂,一邊高調關心氣候變遷,一邊卻集體為化石燃料公司挹注了總計高達1.4兆美元的投資額。[2]

綠色和平行動者於世界經濟論壇場外進行倡議,要求停止資助會加劇氣候變遷的化石燃料產業,應為氣候危機做出實際改變。

綠色和平行動者於世界經濟論壇場外進行倡議,要求停止資助會加劇氣候變遷的化石燃料產業,應為氣候危機做出實際改變。 © Greenpeace / Ex-Press / Flurin Bertschinger

「金融部門是應對氣候變遷的核心角色」,英格蘭銀行行長、聯合國氣候行動和氣候變遷特使馬克卡尼(Mark Carney)發出提醒:氣候問題可能會繼續惡化,若要減緩氣候變遷,沒有財政和金融參與是無法達到的

「富人花錢逃避地球暖化、飢餓和衝突,受苦的是世界上剩下的人。」──聯合國人權理事會極端貧困與人權問題特別報告員艾爾斯頓(Philip Alston)[3]

  1. 可能危害財產、基礎建設和人類生存的極端氣候事件。
  2. 政府和企業未能緩解、應對氣候變遷。
  3. 人為環境破壞和災難,包括漏油和放射性污染等。
  4. 生物多樣性流失和生態系統瓦解,造成環境不可逆轉的傷害。
  5. 重大天災,如地震、海嘯、火山爆發和磁暴。

鉅額投資化石燃料,銀行和保險公司火上澆油

投資化石燃料產業,就如為地球火上澆油,惡化氣候危機。

投資化石燃料產業,就如為地球火上澆油,惡化氣候危機。 拒絕化石燃料投資 © Greenpeace / Ex-Press / Flurin Bertschinger

自2015年「巴黎氣候協定」(The Paris Agreement)簽署以來,全球33家主要銀行共向化石燃料領域注入1.9兆美元。更在短短近三年的時間,共有24家銀行為化石燃料提供了1.4兆美元的資金,其中,共有10家各別投資化石燃料達1兆美元,正好是全球215家跨國公司在未來五年可能因氣候影響產生的財務損失總額。這1兆美元可以購買相當於640百萬瓩的太陽能,超過了目前全球的太陽能產能

化石燃料的喪鐘響起了: 商業模式逐漸減弱

埃克森美孚石油公司是全球最大的石油公司之一,也逐漸遭到投資銀行撤資。

埃克森美孚石油公司是全球最大的石油公司之一,也逐漸遭到投資銀行撤資。 © Simran McKenna / Greenpeace

本月初,投資銀行高盛(Goldman Sachs)將埃克森美孚石油公司 (ExxonMobil)的股票評等從「中立」下修到「賣出」。2020年1月,全球最大的資產管理公司貝萊德(BlackRock )表示:脫手骯髒的煤碳資產是第一步,將在資金重分配之前降低化石燃料的投資比例。

2020年3月2日,綠色和平行動者在貝萊德(BlackRock )總部倡議,呼籲貝萊德要求西門子董事會,停止支持印度礦業公司阿達尼(Adani)在澳洲的所有基礎設施建設專案。

2020年3月2日,綠色和平行動者在貝萊德(BlackRock )總部倡議,呼籲貝萊德要求西門子董事會,停止支持印度礦業公司阿達尼(Adani)在澳洲的所有基礎設施建設專案。 © Bernd Hartung / Greenpeace

CNBC財經專家吉姆.克萊默(Jim Cramer)說,化石燃料已經走向終點了,新一代的退休基金經理人都在撤資了。根據國際氣候變遷撤資運動(Fossil Free)統計,全球為氣候撤資的金額達14兆美元,有超過1,100間機構組織選擇不再資助化石燃料產業,當中包含宗教團體、基金會、學校、政府機關與基金、私人企業等。

防止升溫超過攝氏1.5度的關鍵方法:停止發展化石燃煤

回到臺灣,去年澳洲野火燒得正烈之時,綠色和平氣候與能源專案小組發現台電從1995年開始就投資澳洲新南威爾斯州的班卡拉煤礦場(Bengalla Coal Mine),直至2018年累積投資金額至少超過臺幣60億元,儼然是間接助長大火燃燒。

煤炭需求將逐漸減少,綠色和平呼籲台電停止投資煤炭,應將資金投入發展再生能源。

煤炭需求將逐漸減少,綠色和平呼籲台電停止投資煤炭,應將資金投入發展再生能源。 © Greenpeace / Peter Caton

根據英國衛報報導 [4],已經有許多保險公司拒絕提供煤炭工業保險給付。環保組織「不與煤炭為友」(Unfriend Coal)每年針對保險公司、煤炭與氣候變遷發表調查報告,根據2019的年報顯示,有10家保險公司採取行動、拒絕為新的燃煤公司提供保險服務,使得全球從煤炭撤資的保險公司總數達到17家。

停止投資燃煤,不僅是因應業界趨勢,更是為減緩氣候變遷必須做到的責任。

停止投資燃煤,不僅是因應業界趨勢,更是為減緩氣候變遷必須做到的責任。 © Nian Shan / Greenpeace

2019年有7家亞洲的金融機構撤資化石燃料產業,台電應該停止投資煤炭,加入全球其他放棄煤炭的行列,以實際行動證明,身為臺灣能源政策的領頭羊,氣候變遷高於營利的前瞻性考量,會是對人民、國家與地球最大的投資和貢獻。

減緩氣候變遷第一步:撤回燃煤產業投資

隨著極端氣候事件頻繁發生,破紀錄的高溫、乾旱導致森林野火在 2019 年失去控制,火舌肆虐各地、生靈塗炭。

全球紛紛意識氣候危機的衝擊不分國界,必須立即採取行動,根據國際氣候變遷撤資運動(Fossil Free)統計,全球為氣候撤資金額達 14 兆美元,有超過 1,100 間機構組織選擇不再資助化石燃料產業。令人遺憾的是,國營事業台電公司不但沒有選擇與全球攜手對抗氣候危機,更在 2018 年「加碼投資」澳洲班卡拉煤礦場高達新台幣 48 億元。

当气候领导者保护肮脏投资时

frankel138_Brandon BellGetty Images_gas prices

Why Commodity Prices Are Likely to Fall Further

Jeffrey Frankel argues that 拒絕化石燃料投資 slower global growth and higher real interest rates suggest a persistent downward trend.

op_tymoshenko1_Chris McGrathKeystoneGetty Images

Chris McGrath/Keystone/Getty Images

The Roots of Resistance

Yuliya Tymoshenko draws a direct line from Europe's anti-Nazi underground armies of World War II to Ukraine's partisan war today.

dervis121_ALESSANDRO DELLA VALLEPOOLAFP via Getty Images_lugano conference ukraine

ALESSANDRO DELLA VALLE/POOL/AFP 拒絕化石燃料投資 via Getty Images

What Are the West’s Strategic Goals in the Ukraine War?

Kemal 拒絕化石燃料投資 Derviş thinks rich democracies’ stance toward Russia and the Global South will be 拒絕化石燃料投資 key to shaping the future world order.

Project Syndicate Digital Premium Image

Subscribe to Project Syndicate

Enjoy unlimited 拒絕化石燃料投資 access to the ideas and opinions of the world’s leading thinkers, including long reads, book reviews, topical collections, short-form analysis and predictions, and exclusive interviews; every new issue of the PS Quarterly magazine (print and digital); the complete PS archive; and more. Subscribe now to PS Premium.

(作者特别鸣谢IISD的Ivetta Gerasimchuk和Martin Dietrich Brauch为本评论所提供的帮助。)

Project Syndicate Digital Premium Image

Subscribe to 拒絕化石燃料投資 Project Syndicate

Enjoy unlimited access to the ideas and opinions of the world’s leading thinkers, including long reads, book reviews, topical collections, short-form analysis and predictions, and exclusive interviews; every new issue of 拒絕化石燃料投資 the PS Quarterly magazine (print and digital); the complete PS archive; and more. Subscribe now to PS Premium.

Featured

  1. China’s 拒絕化石燃料投資 Growth Sacrifice

China’s Growth Sacrifice

What’s Hollowing Out the US Workforce?

European Integration in a Fragmenting World

Cracking the Job Code

Health Messaging in the Disinformation Age

Nathalie Bernasconi-Osterwalder

Nathalie Bernasconi-Osterwalder

Writing for PS since 2017 拒絕化石燃料投資
1 Commentary

Nathalie Bernasconi-Osterwalder is director of the Economic Law and Policy Program at the International Institute for Sustainable Development (IISD).

Jörg Haas

Jörg Haas

Writing for PS since 2017
4 Commentaries

Jörg Haas is Head of International Politics at the Heinrich Böll Foundation.

0 Comments on this paragraph, 1 in all 1 Comments on this article

Before posting a comment, please confirm your account. To receive another confirmation email, please click here.

I certainly agree that this can be a problem and that governments need to be able to set environmental regulations. But 拒絕化石燃料投資 reading the stories you link to suggests that there is another side to this. If a company invests money under a set of rules, and the rules are then changed in a way to make that investment worthless, it does not seem unreasonable that the company should be compensated. The problem is the original rules, not the company's behaviour.

Ideally, national courts should be able to judge such cases, but I guess the suspicion that they might be biased against foreign companies has led to these dispute settlement mechanisms. I certainly agree that these require careful scrutiny to make sure they are not unduly constraining environmental regulation, but they may be necessary and the mere fact that governments have been forced to pay compensation does not mean that they should be scrapped. I think that companies should be compensated for lost investment, but not for "unrealized profits".

改变的信号


低碳亚洲董事施日庄与庄陈有参加了于2021年10月31日至11月12日在格拉斯哥举行的COP26联合国气候大会

对于格拉斯哥的气候谈判和最终达成的《格拉斯哥气候协议》 1 ,评价是褒贬不一的。

如果你是研究机构的科学家或是格拉斯哥街头的活跃份子,你可能对结果充满疑惑。 温室气体排放量创历史新高,而且仍在上升。 即使是沉闷的国际能源组织也计算出,要达到1.5°C 目标, 我们必须现在便停止所有的化石燃料投资。大会代表们是否不明白 「红色警号」 是什么意思?

另一方面,如果你是个地缘政治现实主义者,你会看到 196 个国家已经达成了向前推进的共识。 虽然 COP26 错过或推迟了许多重要目标,但也消除了一些重要的进展障碍。 如果该会议真的提升到新的水平,那就是承认问题,接受事实,同意需要做更多的工作及加快进程的方法。 要保持 1.5°C 的升温限制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但大多数国家都同意了路径和目标。

化石燃料,尤其是煤炭,已被列为是导致气候变化的主因。 全球都知道无论多么不均匀和多么痛苦,撤离化石燃料是个单向的行程, 而世界各国政府已经达成共识文件,最终同意点出谁是魔鬼。

坐在格拉斯哥谈判桌的各国政府,也接受了科学证据,即升温 1.5°C 带来的混乱总比升温 2°C 少得多,而这也暗示了不采取行动的成本效益远差于采取行动。

确立实现净零排放日期的国家数目,可以说是前所未有之多,而任何作出此类承诺的政府都需将这任务转嫁给商界。 然而,世界各国政府也清楚表示,他们知道目前的承诺还不足以将升温控制在 1.5°C 以下。 格拉斯哥会议一致认为,各国应在 2022 年重新制定更强而有力的气候计划,而不是再等五年。

超过 25 个国家承诺在 2022 年底前关闭化石燃料项目的新国际融资,这可能会使每年超过 240 亿美元的公共资金从化石燃料转向清洁和高效的能源使用, 金融界人士不太可能陷入这种真空。 因化石燃料逐步减少而引致的搁浅资产风险,以及对剩余化石燃料的贷款和投资组合要求更大的透明度,将成为越来越大的阻力。

签署了由卡尼发起的「格拉斯哥净零排放金融联盟」的金融机构,管理着巨额的私人资本,它们的方向也是非常明确:目标是到2050 年实现净零融资排放。这并不表示由这些保险公司、银行、退休金、资产拥有者和资产管理公司管理的 130 万亿美元马上可以用于绿色项目, 而是意味着这些金融机构现时正在照照镜子,并将开始改变自己,也同时开始改变别人。

在市场崩溃之前,金融界必须现在就作出抉择,从依赖煤炭和其他化石燃料的业务撤资。如果它们在一些国家的顽固态度上押注,并在不确定性中寻求获利,他们便会在声誉、法律挑战和监管门坎方面,面对气候相关财务信息披露工作组 (TCFD) 所认定的「过渡风险」,并可能发现自己落后于市场和技术变化。

缔约方会议 (COP) 也已成为宣布不属于联合国正式谈判进程,但为减少温室气体排放增添动力的气候倡议场所。

然而,并非所有国家都签署了这些协议,而且它们并不总是包括那些制造最大问题的国家。 例如,签署逐步淘汰煤炭协议的国家不包括中国、印度和美国,而它们合共消耗了全球约 70% 的煤炭。 尽管如此,参与这些举措的国家可能会制造动力和同行压力,有可能导致更全面的协议。 此外,未签署减少其商界排放的国家,当其产品销售到那些正在努力改变的国家时,可能会受到市场限制。

超过 30 个国家和 6 家汽车制造商,承诺 2040 年前停止销售内燃机汽车。不幸的是,该清单存在一些重大遗漏 -- 包括美国、德国、日本和中国,以及两家最大的汽车公司:大众和丰田汽车。 然而,该倡议再一次标志着一个不可逆转的趋势。

建筑物在 COP26 上受到更多关注,现时有136个国家将它们纳入国家自主贡献,相对于 2015 年签署《巴黎协议》时,只有 88 个。无可避免地,包含碳和范围三排放的概念被列入建筑和房地产公司的议程。 但令人惊讶的是,能源效率直到现在才出现在气候协议中,但《格拉斯哥气候协议》呼吁各国政府「加速制定、部署和传播」包括「迅速扩大」能源效益措施在内的行动。 对建筑行业同样重要的是,COP26 期间宣布的另外两项多国倡议,涵盖了低排放钢铁和水泥开发方面的合作。

同一海洋,同一天空

在呼吁制定更明确的气候政策时,美国总统气候特使克里指出:「公司不仅领先于政府,而且公司明白他们的未来与拥有稳定的市场息息相关。」与此同时,在格拉斯哥场馆内外,广泛存在的青年活跃主义也很明显。 这些活动指向一件事:公众压力、自愿性的商业举措、 不断变化的市场动态和消费者偏好,将补充和推动促进气候行动的政策和监管措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