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最安全的交易平台对比

BitMEX创始人

BitMEX创始人Arthur Hayes:今年底ETH价格将超过1万美元

BitMEX创始人Arthur Hayes发布新博文表示,ETH由于其合并后的质押收益和网络运行的消耗属性,理应被视作一种债券,并从包括网络基本面在内的多个角度阐释了其认为ETH正被低估的投资观点。Arthur Hayes首先认为ETH的Staking应被作为一种高盈亏比的债券,假设ETH/USD汇率没有价格变动,以美元计算的回报率为29%,这将吸引大量的传统市场债券投资者;另一方面,由于PoS的环保属性,ETH将符合ESG标准,这同样能为其带来增量资金。今年底,ETH将达到1万美元」,Arthur Hayes在文末提出预测。

BitMEX创始人

本文作者 BitMEX 联创、前 CEO Arthur Hayes 从情绪价值角度对 NFT 加密艺术进行了剖析,律动研究院旗下 NFT Labs 对原文进行了翻译:

那些公链上的数字艺术 NFT 作品(以下简称 NFT)让人们开始思考「到底什么是艺术,什么又是垃圾」。当一些不太富裕的人看到有人花费了巨额资金购买那些由简单的线条或是像素构成的图片时,他们会觉得这简直是在浪费金钱。当一群传统的富人见证了新富人为另外一种打破常规的新艺术形式买单,以展示自己金钱地位的时候,这些人会对觉得这些「暴发户」没有品位。因为他们对「品位」的定义是,这些「暴发户」们应该继续吹捧传统富人拥有的艺术品,然后让这些艺术品继续升值。

对于一些人来说,「炒作」图片目前是有利可图的。但是就算炒作是唯一的方式,在某个节点,这些投机分子也会对整个行业产生积极的影响。怎么样才能让这些加密世界的富人把他们的钱都花在 NFT 上而不是莫奈等名人画家的作品上呢?持有加密货币的人是会用赚到的钱买那些「老人家喜欢买的东西」,还是坚持收藏新一代的艺术品呢?

城市为艺术提供支持

Arthur Ashe 体育场可以最多容纳 2.4 万人。这些人是怎么前往球场的呢?他们中的大多数都选择了开车、骑摩托这些需要消耗资源的交通方式。乘车的好处在于你可以欣赏皇后区沿途的美景,当然也有一些人选择乘坐地铁,不过这也是会消耗资源的。

棒球在美国是一项十分传统的体育运动,美国棒球职业联赛早在 1871 年就成立了。不妨想象一下,英国没有了足球会变成什么样子?我坚定地认为,你的想象完全取决于你对于这项体育运动的看法。你可能会认为没有足球的英国会更好或是不会有什么改变,因为在经历了 2021 年欧洲杯的点球大战后,很多英格兰球迷对球队大失所望。但是你要知道的事,英格兰足球超级联赛是在 1888 年诞生的,是所有同等级别联赛中最先问世的。

1900 年,各个国家常住在人口数量 5000 人或以上的城市中的公民比例为,美国 35.9%、英国 67.4%,整个欧洲 30.4%。而当西欧和美国采用并迅速改进了第一次工业革命的发明成果直到今天,大多数发达国家中有超过 80% 的人生活在大大小小各种规模的城市中。

Henry BitMEX创始人 Ford 是这家工厂的创始人之一。他彻彻底底地重新思考了应该如何去工作,以及如何提高工作效率。他在底特律麦克大道的第一家工厂开创了大规模生产的时代。

高薪的工厂工作为你创造了大量的闲暇时间,这是在农业生活中所没有的。如果你把可支配收入、时间和由于个人工作性质而导致的人际交往缺失结合起来进行思考的话,你就会明白为何那些职业体育联盟和球队大都成立于 20 世纪之交这个时点了。

职业体育行业的发展会推动经济的发展,这些体育场就仿佛是建设在城市中心的大型工厂。当我们思考工作在互联网数字经济中的意义时便会明白,电子竞技成为全球最主流的休闲竞技活动并不奇怪。据 Newzoo、Comscore 和 IFPI 的数据显示,彩票行业在 2019 年的收入达 1457 亿美元,而同年电影票房收入和音乐收入加在一起也不过 727 亿美元而已。对加入数字社区的渴望为全球游戏玩家人数的迅速增长创造了基础条件。

他们同样也可以选择其他类似的方式来度过休闲时间。比如在我们的元宇宙经济城市中,人们可以去数字艺术馆中欣赏 NFT 艺术品。人们对社区和各个虚拟城市的依恋统统围绕着 NFT。社区将在宏观层面上赋予 NFT 艺术形式以真正的价值,从而使某位艺术家的作品能够以加密货币的形式获得高额的收入。

制造业的商业模式推动了城市人口的增长。随着就有社区纽带的消亡,一个新的社区围绕着只有在人口密集的城市环境中才能盈利的活动出现了。职业体育就是这样的一个例子。将此作为一种心理模式,显而易见,元宇宙将为 NFT 这种艺术形式创造底层支持,使其价值得以爆炸性增长,因为它能创造出一个社区。

NFT 沙龙

我最近在一家美味的菲律宾餐厅参加了一个小型晚宴。我的同伴们都是加密货币狂热粉丝和风险投资人。当然,我们聊到了 NFT 领域,一位无比看好 NFT 领域的投资者口若悬河地讲了几分钟他的书。

在了解到比特币和以太坊之前,他是一名艺术品经销商,在一个主流拍卖会担任过一段时间的艺术专员。他非常看好 NFT,并且还买了不少。在他看来,最大的难点是如何让 NFT 无穷无尽的泡沫变成有价值的东西。

他的核心观点是,一个由数字艺术家组成的小圈子将创造出最优质的 NFT 作品,因为他们是第一批参与实践的艺术家,他们专业水平也足够。再之后,NFT 的推销者就能够去忽悠传统拍卖行和新潮的博物馆来拍卖与收藏这些作品。虽然我并不认同 NFT 需要传统艺术领域的人们认可的这一观点,但是他的看法仍是很有说服力的,这也就是沙龙的力量。

此过程是自带反身性的。人类心理学认为,当你拥有一项价值模糊的资产,你就会出现「确认性偏差」。为什么你会单纯为了向同龄人炫耀,而去购买一张价格昂贵的 JPEG 格式图片呢?这当然是因为你可以借此机会自豪地对外宣称你的 0x 地址中有未来数字艺术大师的作品。随着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成为局中人,对 NFT 这种艺术形式的共同好感会催生出罗森塔尔效应,即自我实现预言。这也就是为什么由志同道合的人组成的评判团既可以将某物捧上神坛,也可以让其跌入深渊。

随着全国各地线上线下对话的不断开展,一群桀骜自大的归零作品持有者也随之出现。这也反过来在一部分明星 NFT 艺术家中间催生出了 HODL 文化。和现实世界一样,数字领域里的社区当中也需要有人来区分高雅艺术与低俗艺术。但现在,我可以肯定地说,所有的 NFT 艺术作品将能获得生存空间,因为有太多的人不愿相信自己手里花高价买来的 JPEG 作品其实是一堆数字垃圾。鉴于这些人大多德高望重,他们参与进 NFT 生态系统这件事本身就已经能为 NFT 的持续发展提供足够的可信度了。

过气的艺术

婴儿潮时代出生的人开始处理起他们的资产,或是将其赠与子孙,或是直接将其出售以安享晚年,许多几近完美的艺术作品最后都成了潮牌 T 恤。这就是婴儿潮一代的艺术。一位看着仪表堂堂的画廊老板,却在用花言巧语哄骗他们是在购买「艺术」,并且能够保值。但是,网络一代的年轻人在互联网上搭建起社区,他们对于社区的认知不会允许他们将自己的钱(BTC 和 ETH)花费在与元宇宙毫无联系的实物上面。

可以承认的是,NFT 这种艺术形式本身是美丽的,但总有个别人用它来制作丑陋、粗俗、空洞的作品。共同享有并体验 NFT 艺术之美才是我们打造社区归属感的初衷,我们不能让这些人的作品将其破坏。这种归属感的搭建也会让我们重新思考,让我们在观看网球比赛时同时发出欢呼的认同感与共情是否真的是毫无意义的呢?

BitMEX创始人

BitMEX创始Arthur Hayes撰文称,国家储蓄将是比特币通往100万美元的下一个叙事。文章中,Arthur Hayes警示此次乌俄冲突中,西方国家对俄罗斯央行外币资产的冻结和没收行为,将是法币公信力破产的关键转折点。随着各国央行意识到它国货币作为储蓄资产的风险,黄金将重新登上历史舞台,而比特币作为更便捷的“数字黄金”,将成为新的选择。Arthur Hayes预测,以10年为周期,黄金将达到1万美元,比特币将达到100万美元。

BitMEX创始人再发文:《无底洞》

这很好。但美联储甚至还没有停止购买债券,也没有提高政策利率。如果我等到市场预测美联储将加息的 3 月会议,会不会太贪婪从而错过了用肮脏的法币换取干净的加密资产的绝佳入场点?我不能否认,如果比特币交易低于 3 万美元, 以太币 低于 2000 美元,我按下购买按钮的手指会非常兴奋。但这种迫不及待与我脑海中关于未来的概率图相符吗?

美国总统上周单独举行了一个记者招待会,并肯定地表示,抑制通胀是美联储的责任。不管你是否相信美联储对美国的高通胀负有 100% 的责任,并可以用他们的政策杠杆有所行动,美联储在政策上都必须提高利率。美联储永远不会对任何政策作出 100% 的承诺,他们总是留有余地,以便在金融市场发生重大事件时改变主意。

问题变成了:美联储能否在 3 月份会议之前公开改变其未来的限制性货币政策?在3月份的会议上,所有人都预计美联储将上调政策利率 0.25%。以下是美联储可能改变政策方向的三种情况:

1、标准普尔 500 指数和纳斯达克 100 指数较历史高点至少下跌了30% (标准普尔 500 指数为 3,357 点,纳斯达克 100 指数为 11,601 点)。

我已经详细阐述了第一点和第二点对美国乃至全球经济模式的重要性。人们普遍认为,如果这两种情况中的任何一种发生,美联储可能会违背执政党的政治意愿重启印钞机。人们较少谈及的是企业信贷部门,这主要是因为所有人都认为,美联储在 2020 年 3 月将市场收归国有时解决了这个问题。

美联储通过支持所有投资级债券,并表示可以购买投机级债券使得美国公司债市场国有化。以下两张图表显示了国有化如何挤压了 CDS 利差。CDS 利差是一个很好的指标,可以反映出某一评级的公司发行债券必须支付多少利息。

这是一个问题,因为到 2022 年,大约有价值 3324.2 亿美元的非金融美国公司债券到期 (来源:彭博)。公司要么用手头的现金偿还投资者,要么发行新债偿还旧债。以 2021 BitMEX创始人 年的发行统计数据为基准 (来源:SIFMA),必须延期的债务总额占年度总债务的 17%。

我认为,在政治上,7% 的失业率比 7% 的通胀率更糟糕。美联储和他们的政治掮客们可能很快就会被迫做出选择,要么继续通胀,要么面临信贷市场崩溃后的失业潮。我打赌宽松的货币政策将会恢复,正如我们所知,这对加密市场是积极的。市场状况变化非常快,如果市场相信美联储不支持企业发债,利差将迅速扩大。

支撑位:比特币 28,500 美元,以太坊 1,700 美元。

我认为,在这些水平被重新检测之前,市场不会触底。如果支撑位守住了,那就太棒了,这个问题已经解决了。如果没有,那么我相信在比特币和以太坊会因为被清算而跌至 20,000 BitMEX创始人 美元和 1,300 美元。至于说比特币和以太坊跌破 2017 的 ATH (分别为 2 万美元和 1,400 美元) ,这种情况我根本不想考虑。

也可能比特币和以太坊不会再跌破 3 万美元和 2,000 美元,市场永远不会如预期发展。那么市场就没有对之前的低点进行明确测试,这种情况会变得棘手。根据你对资本市场的意识形态观点,你可能会查看一个或多个统计数据,如:合约未平仓总头寸、交易所的稳定币净流入、特定交易所的资产规模、隐含波动率与实际波动率等。

记住,边际卖家决定价格。如果他们的债券和股票投资组合受到打击,那些持有少量加密资产的机构将会毫不犹豫地把它们吐出来。他们还没有开始抛售 (他们周末不上班),主流金融媒体的负面头条新闻也没有提供这些卖方所需要的证实性偏见,以应对加密资产的下行波动。相关性即将到来,但尚未到来。如果标准普尔 500 指数和纳斯达克指数在季度末继续下滑,那就要小心了,它是不是被爱马仕领带绑在柱子上,或被鲁布托高跟鞋钉在地上……